明星企业家被捕,7万股东不眠夜!市值从400亿崩到20亿,刘诗诗吴奇隆躲过一劫

创业故事 阅读(1907)
?

%5C

点击上方 “钱生钱”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5C

在PC时代,几乎每个人都使用过,至少听说过风暴视频播放器。

2015年,风暴达到顶峰。当年3月,暴风城集团上市,初始发行价为7.24元,但40天内限价为36日。截至2015年5月底,股价达到327.01元,涨幅44倍,被市场称为“恶魔股”。在市值最高的时候,它超过了400亿元。

但风暴来得快,而且进展很快。

仅仅四年之后,风暴集团不仅遭受了严重损失,而且还面临退市危机。该公司的市值仅为20亿元人民币,甚至被视为“乐视第二”。

然而,风暴集团神话的创始人冯欣却没有贾悦婷的“好运”。据报道,7月28日晚,冯欣已采取公安机关的执法措施。

对于仍然拥有风暴集团股份的近7万人来说,这将是一个不眠之夜;对于刘世石和吴启龙来说,这个消息足以让他们在3年前感受到冷汗,刘世石曾经想把我在稻草熊电影中的股份卖给风暴集团2.16亿元,但价格是那个刘世石的表现是赌博和吴启龙每年至少播放一部电视剧的承诺,从2016年到2018年。“幸运”是合并被证券期货委员会拒绝,否则刘世石和吴启龙将永远被困在风暴集团。

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

7月28日晚,风暴集团发出通知,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欣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但具体原因尚未公布,该公司表示“相关事宜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5C

冯欣的个人微博更新于6月5日举行,据知情人士透露,冯欣的最后一位朋友圈于7月15日停留,分享了不久前发布的关于《狮子王》的电影评论文章。

%5C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冯欣被宣布为公安机关强制执行,但风暴集团还发布了另一项声明:范范投资撤销了该公司对风暴情报局局长的提名权,风暴集团将失去风暴相关业务活动的主导作用以及对风暴情报的实际控制权的丧失。

暴风智能旗下的TV业务曾被冯鑫视为暴风集团真正的未来,但如今暴风智能控制权即将易手,而冯鑫也将面临牢狱之灾,暴风集团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对于目前的动荡局面,风暴集团告诉记者,该公司的经营状况是正常的。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的正常运作。同时,公司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并在第一时间公布新闻。

暴风集团旗下已无可供执行财产

7月24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了两项行政裁决。两案的申请执行人为“北京学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莫博空间广告有限公司”。

两项裁决均提到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制度向风暴集团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法院通过,决定将风暴集团列入不值得信赖的执法人员名单,并对其施加信贷处罚。

%5C

%5C

此前,风暴集团多次被列为“老来”。根据七鑫宝的统计数据,上海和北京的法院被列为六次失信的被处决人数。此外,他们被列为执行人员80次并遭遇股权冻结一次。

件。但是,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两项行政裁决完全证明了风暴集团的财务状况,原来暴风集团竟然“穷”到了无资产可供执行的地步。

风暴集团的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有多糟糕?

根据7月28日晚的另一项公告,Storm Intelligence不再包括在上市公司合并报表的范围内。风暴集团总资产仅为5.52亿元,而同期负债总额为5.54亿元。换句话说,风暴集团已经破产。

%5C

与此同时,Storm Group的表现并未改善。 2018年,Storm集团实现了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9.9亿美元的净利润。

进入2019年后,情况没有改善。根据公司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测,预计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为2.3亿元人民币至2.35亿元人民币。

在2015年3月上市之初,风暴集团非常漂亮。它在40天内有36个每日限制记录。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它被市场称为“恶魔股票”,曾一度引领股票回报浪潮。浪潮。但是,从上述财务数据来看,风暴集团现已进入垃圾股行列。将风暴集团推向这种状况的是将其推向高峰的生态战略。

%5C

刘诗诗、赵丽颖“逃过一劫”

2015年5月,暴风科技在上市后提出了全球DT娱乐战略,并于同年完成了VR,电视,节目,视频和文化等五大业务的布局。 2016年6月,Storm Sports成立,包括超级联赛,CBA和德甲在内的超高商业价值的11个版权版本中的一些被包括在内,

2016年3月,暴风集团计划以10.8亿元购买刘诗诗旗下稻草熊影业的60%股份,包括从刘诗诗处收购12%股权、从赵丽颖处收购0.6%股权,交易完成后二人将分别获得价值2.16亿元和1080万元现金及暴风股票。不过,因估值溢价较高,这笔收购被证监会问询,同年7月被证监会否定。

2016年9月25日,丰丰集团CEO冯昕宣布,Storm将坚持以视频,VR,电视,体育等四大平台为基础的N421战略,以DT为核心,提升服务效率,优化用户体验。尝试创建新的,有趣的和不同的互联网娱乐。

那时,风暴集团处于业务的最前沿,其业务涉及许多热门行业。但很快,这些企业开始出现疲劳迹象。

2016年,风暴镜被解雇并进行了战略调整。当时,Storm Mirror首席执行官黄晓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通过裁员和分裂,Storm Mirror不仅能够生存,而且能够在未来12个月内生存下来。然而,事物的发展往往违背人们的意愿。 2017年,全年风暴的VR业务不仅未能恢复到之前的辉煌,而且已成为风暴集团业绩的拖累。

Storm Group的体育业务类似于VR业务的命运。 2018年5月,Storm Sports的核心员工曝光并辞职。 7月,Storm Sports首席执行官在集团内部发布了一份文件,Storm Sports进入了“冰期”。 2018年,由于涉及风暴的上海协信投资项目破产,无法收回成本,拨备减少1.42亿元。同时,上海西信应收账款坏账贬值4800万元。

由于VR和体育业务的低迷,冯欣在2018年初发出内部信函,明确表示暴风城2018年的策略是All for TV,专注于电视业务的发展。但长期的低价策略已经将暴风城拖入泥潭。

根据Storm Group披露的数据,根据Storm Intelligence的持股比例,2016年Storm集团承担亏损1.03亿元,2017年亏损8,746万元。预计2018年将亏损1.72亿元。

如果损失应根据风暴集团的持股比例和风暴电视2018年的销售量70万来承担,可以估计每次售价的风暴电视损失约为1055元。据此前媒体报道,冯欣在接受采访时透露,2016年每卖出一台暴风TV会亏损300-400元。

VR和体育业务的失败,再加上电视业务的流失,导致Storm集团在2018年亏损10.9亿美元。如今,冯欣视为“救命稻草”的电视业务随着电视业务的变化而变化。风暴的智能控制权,恐怕会改变。

事实上,Storm Intelligence的业务情况并不是很好。今年4月,一些媒体报道称,由于融资进展,一些暴风影视的员工表示,他们已经收到了总部的正式“解雇”通知,并且该团队宣布解散。该公司现已迁出原办公室。

尽管风暴集团否认了这个问题,但问题仍然存在,风暴智能的融资问题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得到解决。也许风暴集团现在急于摆脱这种负担。 7月28日,暴风城集团在另一份声明中提到暴风城控股将其6.7448%的Storm Intelligence股权转让给Silicon Technology。拥有优先购买权的风暴集团选择放弃。

海外并购“爆雷”

冯鑫和贾跃亭同为山西人由于与LeTV类似的生态策略,许多人将与Storm Group和LeTV相匹敌。当LeTV下跌时,有分析师推测Storm Group将成为下一个LeTV。

风暴组的暴力后果终于出现了。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它引起了一系列的反应,最终到达风暴组和风心本身。

为了发展VR业务,冯昕在风暴镜的B轮融资中与中信资本等投资者签订了“赌博”协议:如果风暴镜未在2020年上市或收购,冯昕将亲自回购股份。

然而,VR业务并未顺利推进,导致中信资本提前退出。虽然冯欣用自己的资金偿还了5000万元,但由于他的个人股票已经质押并且无法偿还余下的4000万元,中信资本在2018年申请冻结奉新的327万股股票。

风暴集团和冯昕签署的另一项卧底协议进一步将其推入深渊。

2016年,风暴集团发布公告,宣布暴风城的子公司Storm Ventures与光大资本签署合作框架协议,任命与光大资本及其关联方建立工业合并基金,并投资47亿元收购MP& Silva Holdings SA (MPS))65%的股份掌握在股东手中。

之后,光大资本和风暴集团与各合作伙伴签订协议,成立电信基金。光大资本,金光大榭,风险投资,上海群昌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担任GP,光大金辉担任高管。伙伴。

根据原协议,Storm集团及其家族成员冯昕接受了光大资本的投资,承诺向上市公司注入MPS,光大资本是优先合作伙伴,承诺差额为35亿元。但收购后不到三年,MPS就遭破产清算,暴风集团的境况也早已不复往日,无力兑现承诺。

MPS破产后,相关资金已于今年2月25日到期,无法撤回的两个优先合作伙伴要求光大资本履行35亿元的差额以弥补义务。这导致光大证券2018年计提了14亿元预计负债及1.21亿元的其他资产减值准备,使得净利润骤降11.41亿元。

今年5月,光大阳光和上海协信就风暴集团和丰鑫未能履行回购义务提起诉讼,索赔约7.5亿元。

根据第一份财务报告,冯欣被捕,可能与此前收购MSP有关。 “这个项目的融资存在贿赂。”

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

制片人:祁蓉

钱生钱